通过这个平台,分享我对马来西亚的终身学习发展、宪制与司法及赋予马华新生命力的看法。
欢迎大家提供意见,彼此交流。

2008-06-12

马华公会的气节


第一次听到"气节"这句话是在5月25日当天总会长黄家定刚从国外回来的晚宴上。他提到他的气节不能被摧毁。当时我追问有关气节的详情,但没得到进一步的说明。

上个周末连续出席了吉打与玻璃市州马华举办的马华中央领袖汇报会。从黄家定的坦诚心里话,我知道什么是"气节"。黄家定说,他想在马华的历史长河中,立下一个不恋栈权位的马华领袖形象。

黄家定在2003年5月出任马华总会长时,就限制总会长只能担任最多的9年任期。这是在国内各政党中的一个新格局,为组织的新陈代谢与换班机制注入新生命。当马华在本届大选遭受重创时,黄家定承担了失败的责任,不入阁当部长。在做出这两项决定时,他并无受到任何的压力迫使。事实上,若他本身坚持不限制总会长的任期或要继续出任部长,我看不出有任何人可迫使他做出这两项决定。

这就是黄家定的气节。何国忠告诉我这气节就是儒家的原则。一个不恋栈权位的从政者,一个为理想而从政的人。

我听黄家定说,有位老者告诉他,他就像率领一团骆驼队经过沙漠,突然间被议政狂风风暴雨袭卷,整团队伍被打散的不成形。死的死、伤的伤。因此应该让还有斗志,还未被风暴冲击的战士继续前进。当时不与我时,黄家定选择让团队走在前头,他本身不重要。中央须靠团队向前跑,团队就包括现任的10位正副部长以及尚有斗志的但败选的领袖。

一个不因为个人,不恋权位的从政者。越是在困难时刻,就更显出一个人的气节。黄家定过去几年来所做到的,真是展现了他从大我出发,不为个人出发的大度。黄家定是改革者,A party reformist。他在马华的改革包括:


- 缩小区会中央代表人数的差异;
- 健康政治文化的精神实践;
- 党总部行政的电脑化,先进性;
- 学习型的政党:终身学习与党校;
- 限制党最高领导层与政务官的任期。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气节”嘛,应该由后世去评断,历史会给他一个较中肯的评价,而不是由自己或一群幕僚捧得高高的。黄会长有没有被吹捧的“气节”,真的不好说。也可能气节就像“气球”般,会泄气,但我真没看过任何一个伟人的“气节”会泄得这么快的。郭先生,要多多留意黄会长正泄掉你所说的“气节”噢。

郭義民 said...

匿名先生/小姐,

你好。

我不想也不愿在没有依据的情况下,吹棒任何人.

但,当我读了朱自清的[论气节]里头的其中一段:“气节是我国固有的道德标准,现代还用着这个标准来衡量人们的行为,主要的是所谓读书人或士人的立身处世之道。但这似乎只在中年一代如此,青年代倒像不大理会这种传统的标准,他们在用着正在建立的新的标准,也可以叫做新的尺度。中年代一般的接受这传统,青年代却不理会它,这种脱节的现象是这种变的时代或动乱时代常有的”后,我感受到我在政途的长者确实在这关键时刻,展现出坚守道德原则的情操。因此,我把这感受文字化。

我也同意你的论点,即须在盖棺后才能论定个人的品德。但同时,人品的考验往往是在艰难的时刻。现在是马华公会领导人包括黄家定面对最艰难的时候,且看他们的人品如何?历史会对黄家定有个公平的评议。

赤雨 @ 刘美霞 said...

黄总会长在马华的改革,为民主和公平向前跨进一步,然而,如何打破山头主义,裙带关系、一言堂,马华还有许多改善的空间。

有些人在平时不屑绑手绑脚的党选机制,大大声喊这不公平、那不透明,当涉及己派的权益,却贼喊抓贼,令人大开眼界。

向几个朋友提到整个党选所需的时间。每3年一届的党选,从支选到中央党选大约半年,加上选前的策划和选后的整合,费时3/4年。在这段时期,很多活动都被搁置一旁,说是全力专注党选。

那么,马华是提供一个服务社群的政党,还是争权夺利的平台?

PoliBug | 波力.拔克 said...

虽然小弟不太认同黄家定的某些论调,但对他所定下的任期限制倒是颇为激赏的,只不过话说回来,即已立下了如此大度的条款,又何必心悬家业呢?

小弟不是冥顽不灵之徒,毕竟黄家老大也不是单用裙带之臣可以定位的!回溯从头,他在党内的服务有目共睹,甚至早在黄家定之先,可以这么说,他政路有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有一个跟对老板的弟弟,使得他不能名正而言顺,但无论如何,他在上届大选中以四届州行政议员之姿,遭冯宝君以7927张多数票重拙,在马华狂胜的情况下可谓党的一大败笔,或许我们尚可俯聆民意,将这个成绩解读为选民根本不认同这样的候选人!但在胞弟权倾党中央的情况下,最终还是力排众议,大喇喇的当上了总秘书的位子,要知道,在马华的组织结构里,总秘书排位仅次于署理总会长,而实权更尤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当年几乎全中的三十一位国会议员当中,黄家定竟然荒唐到找不着一个能胜任的党同志,反而让一名落选者居之,在情在理,再多的解释也漂白不了这么尴尬的局面!

再者,此番大选,黄家定再次重施故策,虽然口说“健康政治”四字,却在仅有的四十位上阵国席的人选当中,安插了自己的兄长,按常理马华总秘书,又兼州主席,这样的安排似乎合情合理,但详细一看,诡异的是,只有黄家泉一人是败兵上阵的!暂且勿论败兵上阵是否另有蹊跷,单看此番霹雳州重拙,便知此人能力之所及;别告诉我们外面反风正盛,所向披靡!柔佛州在如此情势却也依旧保住大片江山!不是柔佛州的马华天生好命,只因为蔡细历多年以来呕心沥血的用心经营!

说到蔡细历,又得谈回柔佛马华,谈回柔佛马华,又要再说黄家定!这么多年来,柔州马华生态平衡,为党及国家裁培了无数的人才,无论是党团、社会、政经文教各方面都让蔡细历搞得有声有色,如今见到饭已成炊,先后将雪、森二州马华弄得不成人型的黄某,竟然还来强夺柔佛州主席!身为党国之首,如此作为要教人情何以堪?如何贪婪之人,难道真还配有“气节”之言?请恕小弟愚昧,确实接受不来,悉听尊言吹捧之音,尚大有欲作呕之意!小弟肺腑之言,得罪莫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