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这个平台,分享我对马来西亚的终身学习发展、宪制与司法及赋予马华新生命力的看法。
欢迎大家提供意见,彼此交流。

2008-05-25

分享:吳健南:採山頭政治主義

健南在芙蓉的讲座,谈年轻人参与政治。我同意他的看法,就是马华现有的政治生态,很难吸引年轻人。当然,现在很难吸引,不代表永远无法吸引。只要肯改变,就有进步突破的空间,这好比台湾国民党。因此,如何让老店重生,是马华面对的迫切挑战,也是这代领袖必须挑起的重担。

以下为健南讲座的内容报道:

森華堂政局趨兩線講座
吳健南:採山頭政治主義, 馬華年輕人難出頭
“政局趨兩線,從政青年如何“變”?”講座會出席者與主講人。
(芙蓉21日訊)房屋與地方政府部長新聞秘書吳健南說,馬華及國陣的山頭政治主義,令年輕黨員無法出頭,馬華本身的機制使年輕人沒機會發揮,年輕人被排擠的情況必須改善。

他指出,馬華在40年代及50年代的貢獻,沒華裔同胞會感到質疑,但到了現今的廿一世紀,人們要的是民主的兩線政治,如果政黨無法獲得認同就會被淘汰,所以馬華需改變過去的感恩政治論。


他說,如果馬華的政治格局仍停留在表面的微小服務,國會議員卻扮演市議員的工作,最終將遭受教育程度越來越高的選民遺棄。

他透露,馬華在總會長拿督斯里黃家定領導下雖有改變,但馬華的改變不能影響巫統改變,也追不上選民的成長步伐,才會被遺棄。

吳健南昨晚受邀出席森中華大會堂,主辦的“政局趨兩線,從政青年如何“變”?”講座會主講時,這么指出。

他認為,無論是馬來人、華人或印度人,都有在這次大選中投選反對票,卻不是因為共同議題,他相信這是機緣巧合。

他說,從大選后可看到非土著力量的重要性,不要以為土著力量是獨大,當三大種族一起反時,就再沒所謂的安全區。

他形容,兩線制是現代及未來人民思想的主流,一個執政黨如果執政超過半個世紀都不改變,就必須要經過倒台的洗禮才能成長。

他透露,他當初加入馬華的政治理想是為了要務實造福人群,所以認為加入執政黨才能務實發揮,在經過政治海嘯后,使加入馬華的從政意願受打擊。

他坦言,大選后公正黨與行動黨都有年輕候選人站起來的趨勢,但馬華最年輕的候選人也已是30多歲或父子兵,如果是非親非故者,在馬華要等多少年才能出頭?

文章来源:http://www.chinapress.com.my/content_new.asp?dt=2008-05-22&sec=local&art=0522ls08.txt


10 comments:

奕翰 said...

308大选国阵的惨败,原因真的那么单纯到“馬來人、華人或印度人,都有在這次大選中投選反對票,卻不是因為共同議題,”吗??这难道真的是“機緣巧合”吗??如果现在马上解散国会,再重新寻求人民的委托,你认为国阵会重新收复失地吗??
许多国阵领袖在这次的惨败之后,都把败因归咎于网络舆论,认为许多年轻的选民是受到“联盟”在部落格里提供不确实的言论所误导;难道我国的选民真的那么愚蠢吗??他们真的不懂得思考,没有本身的判断能力吗??

奕翰 said...

教育程度高的选民不投国阵,那是长久以来的事实;但是在国民的比例上,教育程度高的知识份子增长的幅度,肯定不会比中低教育水平的国民增长来得快;因此,如果单靠教育程度高的选民不投国阵,并不足以让国阵在308大选中失去五州的执政权及失去国会三份之二多数议席的掌控权。
国阵在308大选中面对惨败的结果,是因为大多数的选民,尤其是来自草根的民众都把票投给了反对党;在此我们应该探讨的,是什么原因促使这些民众这么勇于寻求改变?
另一点更不可忽略的是,这一次的马来选票也有四十多巴仙投向反对党,而且是不计政党的;向来被马来人所唾弃的“行动党”,在这次的大选中也获得许多马来票。
综合以上几点,与其说这次的大选中,人民比较喜欢反对党,倒不如说是选民们在这次的大选中唾弃国阵;这是因为国阵政府执政的过去几年里,非但没有能力解决人民的生活问题,还不断的让人民百上加斤;物价高涨,通膨指数不断飙升,但政府对于国家经济却是毫无建树!还不断的把通膨归咎于“那是世界性的走向”!!

郭義民 said...

谢谢你的意见。

我同意健南对于马华的山头主义的看法,其原因我在上篇文章《失衡的草根与干部机制》中已经提到,就是马华自从80年代末来着重于草根基层的发展,而忽略了培训精英干部或提供足够的平台让其发挥。

国阵在308的惨败是累积已久的贪污舞弊事件、司法公平无法彰显以及经济发展失去方向,再加上百物高涨与罪案率不断上升。这些让人感到不安与不满的现象,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只是在308大选一起爆发。

因此,说3大族群一起不把票投给国阵是机缘巧合是完全不符合事实。基于上述原因,选民是因为Push factor,而排斥国阵,而非因为安华的Pull factor。换言之,若国阵领袖的思维以及整体的运作能彻底的改革,选民排斥国阵的心态将会减到最低点。

奕翰 said...

哈哈!国阵领袖在308大选惨败之后是否已经醒觉?还有待探讨!!
联盟在获悉五州胜利的第一时间就宣布将积极招商,许下承诺将努力改善各执政州的经济状况;反观国阵领袖,大选惨败后,好像并不知道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只一味的互相指责,还不断的提出许多似是而非得理由来为这次的惨败寻求开脱!!但在实际的行动上却好像没有触及正点!!
选民不选择国阵,难道只是因为施法问题?治安问题?贪污问题?“希山”举剑的问题?华小问题?或通膨问题?还是以上所有问题的总和??我看未必吧!!以上的问题在马来西亚的政治上存在已久,可是国阵在历届的大选中好像从来都不曾输得这么惨烈!!难道大马的选民全都突然之间醒觉,为了更民主的政治制度而作出改变??
不要忘记,选民们只要能够安居乐业,有足够的收入以应付开支,并且对经济前景乐观;纵然在某些层面上受了点委屈,他们也绝对不会挺而走险的作出改变来破坏现有安定的时局。这是从以往的大选成绩中所得到的结论。
再看看自从2004年国阵在大选中大获全胜后,新任的国阵政府在paklah 的领导下,国家经济到底取得什么样的成果??在paklah掌政的这四年里,除了石油及原产品在国际价格不断提升下有利可图之外,其他的行业全都停滞不前;尤其是工商界,在许多外资厂家相继撤离之后,所遇到的瓶颈更是苦不堪言;但是,我们的政府在过去几年里,对国家的经济完全没有规划,没有方向,没有目标!!政府只依赖着从国油所获得的丰厚利润来持续营运,但对於市场的不断萎缩却视若无睹;虽然在每年的财政预算案中给人民派一些糖果,但这却不足于抵消人民在收入逐渐减少下,却又面对通膨的压力所造成的损失。

奕翰 said...

其实人民所需要的,不是政府的施舍,而是希望政府能够起带头作用,为人民开垦一片蓝天,让人民可以凭着自己的实力去赚取更多的收入。回顾“马哈迪”掌政时期,我们可以看到,马哈迪从八十年代掌政开始,就不断的为国家设立目标,从开始的“向东学习”到“工业国目标”,再到“2020宏愿”及后来的“多媒体超级走廊”,就因为这一个接一个的目标,让人民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前进,从而把国家的经济,从一个高峰推向另一个高峰。所以在“马哈迪”掌政时期,国阵虽然也同样面对贪污腐败的问题,也同样的经历过国际通膨的冲击,治安问题及华小问题也都存在,可是国政却从来不曾丧失过国会三分之二多数议席的掌控权。再回看如今paklah掌政的这几年,国家的经济就象“汪洋中的一条船”,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更没有明灯的指引;人民只能够凭着自己的所长,继续在黑暗的苦海中摸索,为了生存拼尽自己仅有的能量,可是却仍然见不到未来的曙光!!

奕翰 said...

我国的经济,在paklah政权的领导下,到底取得怎样的进展??从2004年至今,我们可有听说过政府在吸引外资方面作出过什么努力??别说吸引外资,就连国家经济要朝什么方向前进,我们的政府本身都还茫然不知!!
或许有些人会说,这几年来,我们偶而也有从报章上获知,政府成功的为国家吸纳了许多外资公司到了投资;可是大家得先搞清楚,这些到了投资的外国集团都是从事什么行业的??到来投资的都是“基金会”,这些“基金会”都是从事“股票投资”的,美其名是到来扶持我国的“股市”,其实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在我们的股市里赚取盈利;这些唯利是图的投资公司,当有一天他们发觉我国的股市已经无利可图的时候,他们就会带着他们的资金及他们在我国的股市中所赚取的盈利即刻抽离,到时候我国的股市会崩溃的更加惨不忍睹!!
这些外来的投资公司,对我国的经济有实质的帮助吗??答案是“没有”,因为这些公司都是不事生产的,他们只需要在这里设立一间办事处,请几个投资人员,就可以在股市里“大抄特抄”。他们给予我国的经济贡献,就仅仅在於这一间办公室及付给那几位或几十位员工的薪金,可是他们在这里赚取的每一分,每一角却都是我国人民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他们却凭着他们专业的炒作,轻而易举夺走我国人民辛辛苦苦创造出来的经济成果!!

奕翰 said...

须知道,股市的增长是必须要有实质的经济体系来支撑;80年代末及90年代初期,我国的股市一支独秀,那是因为我国的许多挂牌公司在80年代末时取得辉煌的成就,才会引起股票抢购的热潮。可是到了90年代的过热时期,政府并没有采取任何的措施来缓和过热的炒作,反而还鼓励银行放贷给投资者,以便可以更有效的把指数抄高;更有些政治人物或其身边的人,凭着因地位所得到的消息或影响力,趁机在股市里混水摸鱼,大赚不义之财!!结果我国的股市在97年的经济风暴后,综合指数一度跌至400多点,许多公司虽然没有倒闭,但在“合并”后却数十股变一股,而且市值也从数元跌至数角或数分钱,这种变相的“合并”与“倒闭”又有什么分别??

奕翰 said...

我们再看看中国,这十年来的经济起飞,国内的许多公司,这几年来都取得丰厚的盈余,这也导致了上海及广州的股市,这几年来不断攀升;可是中国政府却没有因为股市的攀升而沾沾自喜,反而是步步为营的不断采取措施打击过热得股市炒作。这种明智的决定是为了确保国家经济能够稳定前进;股市也不会因为过高的炒作而让一些外国的投机者有机可趁;或变成泡沫经济,容易崩溃于一旦。
从以上两个例子看来,足以证明股市是否可以平稳上涨,是取决于国家的实质经济,只要国民生产得到实质的增长,所有的公司都赚钱,股市就自然而然的会攀升。
相对的,如果国民生产没有实质的增长,股市再怎样炒作也无法反映实际的经济蓬勃;这就象我国目前的综合指数,虽然也达到1300多点;可是除了一些“蓝筹股”之外,其他普遍的股价与90年代巅峰时期相比,仍然有着天渊之别。

郭義民 said...

奕翰兄,
拖了这么久才回覆泥的留言,非常抱歉。
我原想通过部落格向你解释与澄清国阵政府在振兴经济的立场。但详读你在6月11日及17日的5个留言后,对于来自法律背景的我,自无法掌握最新经济数据,以及国际经济发展的趋势的情况下,我在现阶段无法强而有力的与你一同分享我对Pak Lah政权的积极发展作检讨。反之,我还同意你的部分意见。

我希望在就你方便的情况下,与你见面并希望你不吝赐教及分享你对发展与改革国家经济的看法。
希望你可以留下联络方式(如电邮)。谢谢。

奕翰 said...

义民老弟你好,请容许我这样称呼你,应为我的确比你痴长几年!!
抱歉!许久没来,没看到你的留言。
其实我们是认识的,哈哈!你在区会改选中竞选中央代表落榜后可别气馁,我可是有投你一票哦!

虽然只是事隔两月,时局的变迁却是一日千里,308的课题已经冷却,现在是Amat Ismail 的“寄居论”,安华的“变天论"以及“内安法令”乱乱抓人的课题最热门;不知你对以上课题的看法如何?你认为现今的时局马华是否应该脱离国阵?如果安华的变天成功,国阵变成反对党后,马华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