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这个平台,分享我对马来西亚的终身学习发展、宪制与司法及赋予马华新生命力的看法。
欢迎大家提供意见,彼此交流。

2008-09-12

马华改革比退出国阵更关键

308大选,马华遭受最大的重创。而选民在不久前落幕的峇东埔补选中,仍然拒绝国阵候选人。面对近月来的重大政治变化,一些时事评论人、马华同志纷纷要求与提出马华退出国阵的言论。

马华及巫统结盟不是这一两年,也不是近一两届大选的事。历史根源要追溯到56年前:1952年吉隆坡市议会选举。当时雪兰莪马华有两个选择,一是加入由Dato’ Onn领导标榜多元族群政党的独立党(IMP);二是与走单元族群路线的巫统结盟。李孝式领导的雪州马华基于单一族群更能有效代表华人,加上当时IMP的多元族群路线还模糊不清,因此最后马华选择了吉隆坡巫统。这个结盟模式也一直保持到今天。

这一段历史的真谛在于当年和巫统结盟是最有效捍卫华社权益的方式。如今,站在这个基础上,马华与巫统及其他成员党共处的国阵是否还有空间让马华继续捍卫及弘扬华社权益?这空间是否只有在剥夺马来人或巫统既有的利益,即是典型的零和游戏规则才能开拓?

想要开拓新局面,就必须先熟悉了解现有局面的根源。 1957年独立宪法赋予种族政治舞台的条文,主要是第153条的马来人与土著特殊地位及第4条的回教是国教。当时制定宪法的5名英联邦最顶尖的法律、宪法专家都认为协助马来人在经济教育及就业方面的扶弱政策是过渡性的。当时的副首相敦拉萨曾以口头建议方式,向宪法制定委员会建议扶弱政策条文只维持15年;同时,有关条文也只放在宪法的过渡性篇章,不具永久性的法律地位;过渡性篇章的条文在简单多数票(simple majority)的情况下就可以删除。但是,这已成为历史。无论如何,宪法第153条的马来人特殊地位经已是放在永久性篇章,任何有关更改必须获得超过2/3的多数票及州苏丹们一致同意。

制定宪法的法律专家们都强调在经过过渡期协助弱势族群之后,新兴成立的马来亚必须迈向追求基本自由的普世价值,这包括人身自由、人人平等、言论、集会及结社自由、宗教自由、教育权利,这些都涵盖在宪法第2篇。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建国过渡时期我们注重的是平衡各族群的集体利益,而长远目标则应该是追求个人的权益,也就是人民的权益与愿景。马华总会长黄家定曾在国会演词中强调几个重点:肃贪、成立独立司法委员会与司法改革、教育、经济、社会治安、非穆斯林的宗教信仰与两性课题等,这些都是赋权予人民的基本自由。

马华应该从现在起突显它在捍卫人民权利益的政治立场。这包括说服国阵友党们,尤其是巫统,贯彻这些维持人民权利的基本立场。若巫统领袖们有所改变,但改革速度不够快,并在大选失败下野,马华应承担作为巫统伙伴的义务,一起与巫统成为在野党。可是,若巫统并没有在贯彻人民基本自由权利方面作出改变,这就违背了马华创办人及宪法制定人的初衷。马华也因此不必执著于履行当初订下作为巫统的政治伙伴的义务,也可以自此与巫统分道扬镳。

但是,更重要的是,在还未要求别人改革以前,马华党领导与同志们也应该先问自己是否已经作出改变?反思自己是否有赋予人民基本自由的政治意愿?是否已经迈向贯彻“全民共治,各族分享”目标?是否坚持走向落实“民主、民权、民生、民愿”这四个价值?当自己还没有站稳改革步伐,还未见到改革的曙光,就很难以相等的标准要求别人改变或作出改革。

对马华新领导人的要求,不仅仅是思考或争论留在国阵与否而已,更重要的是必须做到改革马华,把马华引领到一个具有战略地位与前瞻性的方向。

所以,我认为,马华改革比退出国阵更关键。

39 comments:

Khai Suan said...

改革?如何改?黨選?黨爭?難道永遠期望下一個總會長會是聖人?

即使改到變成了孔子,又怎麼?還不是要服從隋煬帝。難道你們敢向主子說NO?

就好像你讓孩子受最好的教育,年年第一,讀完電腦科學出來,去幫盜版大亨工作。誰都知道盜版大亨不是好人,可是放不下每個月的高薪。拿了高薪也就算了,每人怪你,何必出街還向大家宣揚仁義。

別躲在室內談黨的地位,到民間問問馬華還值多少錢,才知道甚麼叫民意。

thepplway said...

这一段历史的真谛在于当年和巫统结盟是最有效捍卫华社权益的方式。如今,站在这个基础上,马华与巫统及其他成员党共处的国阵是否还有空间让马华继续捍卫及弘扬华社权益?这空间是否只有在剥夺马来人或巫统既有的利益,即是典型的零和游戏规则才能开拓?

先评这一段迟些在自己的博客继续撰写。。。

不要把零和博弈作为没有真正落实平等的国家政策。这是典型的逃避政治。

当马华对外宣传自己和巫统的关系如何之好,却无法将人民(对不起不是华社)的心声带入制定政策的内阁与国会落实全民公平政策。这是马华奉行逃避政治的态度所致。

同时为什么平等了就失去了呢,要求平等了就没有了空间,这那门子逻辑?

难道宪法有规定只有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可以被宪法保护为公民?如果没有为什么有零和博弈的借口来否定贯彻民主政治是义不容辞的?

xs said...

khai suan,
黨選是一個民主機制,這是一個政黨選擇新領導層的方式. 下一任總會長當然不會是聖人,沒有人會天真的期望政治世界中出現聖人.馬華或是任何一個政黨,要的是一個可以領導黨繼續發展的領袖.

至於你說的孔子,請教這和隋煬帝有甚麼關聯?和這篇文章所提的又有何關聯?還有,為什麼你認為馬華黨員不敢說no?黨員有本身的想法和獨立思考自由,為什麼不敢表達異見?
又不是每個人都靠黨吃飯,什麼主子的,我還以為回到封建帝國了.

我同意馬華的民意基礎銳挫,這是必須正視的問題,也是黨領導層及黨員必須克服的挑戰.

一些淺見.

陈志忠 Chee Tong said...

白色恐怖已经来临了,
报导“寄居论”的星洲日报记者今天被内安法令拘捕了!!

大家一定要对抗强权,
抗议白色恐怖!!

讲错的人没有事,
写对的人竟然被捉!!

改革与否的大前提:
身为华人保镖的马华如何处理以上问题??

陈云清也是华人,
他们也是马华要保的!!!

奕翰 said...

马华是不是应该退出国阵的问题,关键不在于马华是否能够继续获在大选中获得支持,也不在于马华未来是否能够继续成为执政的主流政党,这关乎到整个华社的意愿及华社在未来的政治局面中所该扮演的角色。

在308大选过后,许多人都在批评马华,好像马华数十年来的斗争方式都是错误的,甚至有许多马华同志也这样认为;当看到今天的行动党议员可以在“全民共治,各族分享”的基础上为华社仗义执言,就以为之前马华的领袖所做的一切都是窝囊废。其实这些人的眼光浅短得很!他们以为今天民联的胜利是行动党的功劳吗?有没有想过如果今天的马来社群依然团结,巫统依然做大,而所有的华人议席都落入行动党的手中,今日的政局将会是怎样的局面?96年的大选,行动党不是也赢取了许多席位吗?可是到头来他们却又为华社做出过什么贡献?2000年的“丹戎二役”及2004年的“丹戎三役”还不是受到华社的唾弃?

其实民联在308大选的胜出是拜巫统的揽权腐败所赐,是拜安华的影响力所赐,是拜马来社群的求变心态所赐,行动党只不过是顺应时势所造就出来的英雄罢了,没有什么值得崇拜的。相反的,许多马华之前的领袖却是必须在逆境中费尽心思的去为华社争取权益,那才是真正的难能可贵!

为了促进两线制的形成,我个人认为马华是应该继续留在国阵与巫统抗衡,如果马华无法改变巫统,就必须牺牲,与巫统一起沉沦,陪巫统一起下地狱。

特别声明,马华不应该脱离国阵,并不代表马华的国会议员不可以脱离马华;在面对任何时局所需,或为开阔国家的新政治局面,马华的国会议员是有义务牺牲在党的职权,脱离母党去完成华社的意愿。

thepplway said...

颠倒是非吧,马华留在国阵和巫统“抗衡”?

我感觉用这词实在是托大了,怎么说马华除了和巫统一样靠种族政治上台,但是多年用来附庸在巫统的党旗下。

今天我继续听到马华总会长大言不惭的说马华成功的增减10多间华小提供几万人上学。但是我奇怪为什么马华既然可以和巫统抗衡为什么满足以区区的一个小数目或者我们把数目看成很大。。。

好,为什么不能把教育问题看成教育问题而不是华人的问题?

问题是没有了这华小课题,马华就不能在华社面前邀功了。所以我说他大言不惭!

如果国阵政府愿意俯顺民意制定不分族群比例而是按需要增建各源流学校,根本就没有增建华小的谈资了。

所以马华继续留在国阵只助长了马华对政治的惰性,依赖巫统的施舍,依赖种族政治捞取政治利益,这对国家人民是一种破坏而不是建设!

为什么。。马华如果不能够认同人联的政策主张,有骨气的离开国阵,自力更生,转型政治路线,不然马华寄生在种族政治的本能还是继续发酵的!

奕翰 said...

马华数十年来为华社争取权益,都是在巫统一党独大的情况下,面对这样的政治局面,马华采用协商的政治策略何错之有?这是建立在“多数应该尊重少数”的基础上极力争取。反观行动党,数十年来在权力的核心外吵吵嚷嚷,又能够为华社争取些什么?一个民族在国家总人口的比例里只占20多%,却不断的去向别人谈民主,这不等于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纵然你手脚并举,也比不上人家的手多!

要“把教育问题看成教育问题而不是华人的问题”当然是所有华人的期盼,可是以当时的政治局势能够容许我们这么做吗?华文教育数十年来被别有居心者俯视眈眈,甚至欲灭之而后快;马华至少在这段期间也算尽了本分,让华文教育的体系得以完好无损的保存至今;虽然话说华小数十年来没有获得增建,但却也没听说过有华裔子弟因为学额不足而被逼放弃华文教育;在许多华人密集的区域,在华小不能增建的限制下,马华的领袖们还不是运用了智慧,争取以建分校的方式让同样一间华小分化成一校,二校,甚至三校来满足当地所需的学额!马华数十年来的忍辱求全,难道真的一点功劳都没有?

什么叫做“俯顺民意”?是俯顺大多数人民的意愿?还是俯顺少数人民的意愿?如果有一天大多数的人民都认为应该铲除华小而多建回教堂,结果政府也就这么做了;那算不算“俯顺民意”??

为了促进多元体制的两线制的形成,马华应该继续留在国阵是正确的;如果所有的华基政党都退出国阵,就会形成多元主义与种族主义的对立,这对国家未来的政治趋向是不健全的,尤其吃亏的是少数民族。

至于我所提到的“马华留在国阵和巫统抗衡”,所要“抗衡”的就是巫统得种族主义。马华今后应该走的路线是:现阶段依然可以保持单元政党,但是却必须走多元政纲的路线;马华今后不应该只是为了争取华社的利益,而应该更关注全民的利益及国家的发展,对于那些打着种族主义旗帜,背地里却在为本身或朋党谋福利的政策更应该迎头痛击,揭开那些政客丑陋的面纱,让全民知道他们的诡计。

thepplway said...

请问奕翰 说...

你的想法代表党的立场还是你个人的意见?

如果是代表党的立场:

逃避政治!

不知所云

颠倒是非

自我矮化

如果是个人的看法:

多思考,认真思考,不要把民主政治当着种族政治这怪胎!

如果你不明白我说什么请向大多数的马华党员及领袖请教,最好是政治教育局的,或者是马华党校。。。看看他们怎么说?

我真的很有兴趣看看马华经过党校后的教育宣传能否逃避政治或是更有技巧的逃避政治?

再说,我个人的立论想法,不代表行动党,如果。。朋友从笔者的提问中发觉有行动党的味道可能是行动党比较俯顺民意,而马华或其支持者对俯顺民意的理解是:乞丐主义?

奕翰 said...

哈哈!什么叫“行动党比较俯顺民意”??
行动党充其量也只不过比较“俯顺华社意愿”罢了,“俯顺华社意愿”与“俯顺全民意愿”差个十万八千里,如果连两者之间的含义都搞不清的话,的确应该多思考,而且必须认真思考!!

什么叫“不要把民主政治当着种族政治这怪胎”??
“民主”是一个“制度”,一个通过自由选举后,少数必须服从多数的“制度”。
“种族政治”却是一种“主义”,一种可以影响别人,或让许多人坚持的“理念”。
是谁说在“民主制度”里不能存在“种族主义”的??
其实“民主制度”中不止可以存在“种族主义”,还可以存在“派系主义”及“功利主义”。
如果连什么是“制度”,什么是“主义”都分不清的话,就难怪别人在说什么他都“不知所云”,而且“是非不分”!!

如果以为自己提出了一些批判马华的言论,就会让人误解成“代表行动党”,那也未免太抬举自己了吧!!
行动党的领袖难道就不清楚华裔在国家政治上所面对的困境吗?南道不明白华裔在人口比例上所处于的劣势吗?
林冠英在上任槟州首席部长后,不是马上宣布说所有的政府工程都要公开招标吗?结果呢?后来还不是必须澄清说虽然是公开招标但也只是让土著公司下标罢了!
霹雳州的民联阵线里行动党的议席最多,结果州务大臣却落入谁的手中?雪兰莪之前不是说要委任郭素沁为副州务大臣吗?结果能成事吗?虽然说那是皇室的权利,可是背后是谁在搞鬼?大家心照不宣,这种种的安排都是为了顾及占大部分国民的族群的感受!!
以前行动党的领袖批评国阵的华裔议员在宣誓就任时必须戴上“宋谷”,是一种出卖民族尊严的表现;可是今天当他们自己成为议员时,他们还不是一样无奈的必须戴上“宋谷”出席就职仪式!

如果看清事实,掌握真相被说成是“逃避政治”或“自我矮化”的话,那么那些“不明究理”,却喜欢在自我理想主义中自慰`自大`自狂者岂不是在“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古语中的至理名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认清自己的劣点,就一定是“自我矮化”吗?
还是多一点学习什么叫“以寡敌众”?什么叫“分而治之”?

thepplway said...

如果看清事实,掌握真相被说成是“逃避政治”或“自我矮化”的话,那么那些“不明究理”,却喜欢在自我理想主义中自慰`自大`自狂者岂不是在“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古语中的至理名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认清自己的劣点,就一定是“自我矮化”吗?
还是多一点学习什么叫“以寡敌众”?什么叫“分而治之”?
---
本位主义,看问题离不开小格局,你不是在一个国家吗,干嘛只说华人?

奕翰 said...

一个群体的组成,是由个人到家庭,然后扩大至社区民族,最终形成国家世界。如果连民族的层面都混淆不清,还学人家谈论什么国家大事,国际观点??简直是“头脑简单”兼“神经错乱”!!

thepplway said...

小。。

小心眼

无法在论据中提出马华不退出国阵是因为空有百万党员却没有勇气脱离避开依附巫统的政治生态却本位主义的提出什么一个群体的组成,是由个人到家庭,然后扩大至社区民族,最终形成国家世界。如果连民族的层面都混淆不清,还学人家谈论什么国家大事,国际观点??简直是“头脑简单”兼“神经错乱”!!

试图逃避问题。不但格局小,还小心眼!

马华的意识形态:对真实历史不敢尊重,面对未来还要看巫统的。

再次呼吁,我不求你退出国阵/巫统加入民联,至少退出国阵证明你自己没有巫统一样行。
如果现在退出国阵后马华的政治立场将会受到巫统的高度重视,难道马华的敢怒敢言,讲讲而已?

奕翰 said...

什么叫“马华不退出国阵是因为空有百万党员却没有勇气脱离避开依附巫统的政治生态却本位主义”?
我已经在之前说过:“马华是不是应该退出国阵,是关乎到整个华社的意愿及华社在未来的政治局面中所该扮演的角色。”
这里已经清楚地说明,马华退不退出国阵,问题在于“应该与不应该”,而不是在于“敢或不敢”;如果只是一味莽撞的意气用事,要马华退出国阵却又不加入民联,到时以马华单薄的势力,就会变成国家政坛山无足轻重的废党。奉劝一句,不要一直那马华的百万党员来自我吹捧;告诉你,巫统由千万党员。

什么叫“对真实历史不敢尊重,面对未来还要看巫统的。”?
告诉你,今天的行动党还不是一样要靠公正党,甚至回教党;回教党不是也一直在提执政后一定要把马来西亚转变成回教国吗?为什么行动党不马上退出民联,与回教党划清界限?
告诉你,今天行动党之所以在民联阵线中说话较有分量,是因为民联阵线中三党鼎力,各党的势力都相当均匀,而且必须互相依靠才有望执政中央;如果有一天,民联得到绝大部分马来人的支持,在大选中获取过半的马来席位,到时行动党在民联的地位就不敢担保有这么风光了!!

在现阶段,如果马华轻易退出国阵,国阵里就失去了华基政党的力量,巫统在没有国阵精神的约束下,可能会更昌狂的鼓吹种族主义,为其达到团结马来人来巩固自身的权利而无所不用其极(其实在308大选过后,已经有种种迹象显示某些巫统领袖开始作出这方面的尝试,其中以阿末的寄居轮闹得最剧烈!)。试想想,如果让巫统得种族主义再度抬头,最终成功团结马来人而再度执政中央时,华社到时要拿什么去抗衡这股势力?

其实马华不退出国阵是肩负着比退出国阵更艰巨的任务,而却也已经没有什么利益可言;因为马华必需承担万一民联变天后,成为反对党的风险。

年轻人看事情不要只看眼前,凡事必须深思熟虑,思前想后,更何况这是关乎到整个民族的前途!!

郭義民 said...

奕翰兄,谢谢你浏览我的部落格,并给予许多看法和建议,也感谢你的鼓励与提醒。阅读了这几篇回应文,加上对于近期国内局势发展的感想,我就综合多篇回应,一并回覆与提出我的看法。
如下:
马华政治定位:尊重基本人权价值
http://quekngeemeng.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23.html

thepplway said...

改革。。。

如果定位都搞不清楚。。还谈什么改革?

请看东方日报访问谢诗坚与何启良对马华离开国阵的评论,他们都不赞成,但是不要高兴,应该感到悲哀,原来马华是不能自立而不是马华留在国阵可以制衡巫统。

奕翰 said...

什么叫懂得“定位”?
要懂得“定位”是要把自己定位在最有利的位置;如果认为马华必须离开国阵,成为一个无足轻重的政党才叫懂得“定位”的话,这不知算是哪门子的逻辑??

马华是不能自立,但是马华留在国阵却是可以通过国阵成员党之间所立下的契约来制衡巫统,这是事实,不容否认。

马华不能自立可耻吗?可悲吗?其实行动党,公正党及回教党都不能自立,甚至现在的巫统也不能自立。

其实民政党及马华的高层领袖都已经表明不会轻易离开国阵,而许多的时事评论员也都一致的认为华基政党不应脱离国阵:这许多对国家时局的趋向了如指掌者能够达至一致的认同,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华基政党不应该退出国阵是正确的吗?

若不能对“马华应该离开国阵会为华社或国家政治带来怎样的利好因素”提出一些具体的论说,而只是一味的东拉西扯,胡乱批判,可是自己却连什么是“俯顺民意”,什么是“制度”,什么是“主义”,什么叫“定位”都搞不清楚的话,最好还是有自知之明,免得更彰显你的无知!!

奕翰 said...

什么叫懂得“定位”?
要懂得“定位”是要把自己定位在最有利的位置;如果认为马华必须离开国阵,成为一个无足轻重的政党才叫懂得“定位”的话,这不知算是哪门子的逻辑??

马华是不能自立,但是马华留在国阵却是可以通过国阵成员党之间所立下的契约来制衡巫统,这是事实,不容否认。

马华不能自立可耻吗?可悲吗?其实行动党,公正党及回教党都不能自立,甚至现在的巫统也不能自立。

其实民政党及马华的高层领袖都已经表明不会轻易离开国阵,而许多的时事评论员也都一致的认为华基政党不应脱离国阵:这许多对国家时局的趋向了如指掌者能够达至一致的认同,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华基政党不应该退出国阵是正确的吗?

若不能对“马华应该离开国阵会为华社或国家政治带来怎样的利好因素”提出一些具体的论说,而只是一味的东拉西扯,胡乱批判,可是自己却连什么是“俯顺民意”,什么是“制度”,什么是“主义”,什么叫“定位”都搞不清楚的话,最好还是有自知之明,免得更彰显你的无知!!

thepplway said...

马华,你自言自语
明明自己不能自立却要找一个可以比烂,可惜评论人都不买你的账,说:马华退出国阵不能自立而且不能和如日中天的行动党比较,无论在民联或自立以民联或国阵外。
根据报载是李金狮提出马华脱离国阵自立门户。

这里不是讨论马华是否应该退出国阵吗?

我提到定位有问题吗?

为什么要提定位,连李金狮马华的元老都提出同样的问题。

如果你认为此帖不允许讨论,早说,不然先学会尊重吧。

再说连俯顺民意都不会,颠倒是非所以虽然有幽灵选民,有选区划分,公器私用,竞选海报都是低级无知的自爆其短的人身攻击这叫为华人(马华的口头禅)做事,脚踏实地,清清白白吗?--

漏了。。。种种便利之下却输得一败涂地,是谁不俯顺民意哪?

不思长进,玩弄概念能够看到你自己党的定位吗。再说一遍是你的党在马来西亚政坛的定位,不要又拐弯逃跑回到华社。

如果你的理解能力有问题,不要逞强,让马华政治局或党校指导你一下。

如果不是定位的问题就是华社不满巫统了?幼稚,不要把责任都推到巫统,没有马华的帮凶,巫统能够肆无忌惮的羞辱你们的领袖吗。

在国阵里面无法有尊严的活着,请反思许子根不是第一次被巫统的羞辱了。难道马华这些日子会远吗?

当我们谈马华的时候希望马华把格局放大一点,不要抱着华社但却无法给华社幸福,请尊重自己,不要拿自己和行动党比较。

你现在才“检讨”内安法令,行动党在60年代已经开始反对内安法令了,不要比了,好好的找到自己组织的定位吧。

如果是俱乐部,就还原回去,让历史告诉你真相吧。

如果要摆脱历史就要看你自己的格局,我再说真的希望马华领袖尊重自己,尊重华社的感受,不要再绑架华社的尊严。华社没有必要在追求民主法治的时代里和你谈种族政治了。

真不明白,那看看雪华堂为什么举办的民权讲座都座无虚席,而且还开放给友族,邀请各族有识之士交流,探讨。马华路在何方?

我个人不希望马华有什么作为,但是希望马华可以在308后不再走单一种族政治路线。再这样,我们民主的空气会继续的被你们的我们华人是弱势民族,不要零和游戏等所污染了。

再看不懂?那马华的政治认识就不是小学,可能幼稚班了。

当然我希望至少有小学的水平,至少会读会写。。

对不起,如果言语令大家不舒服的,但是都是肺腑之言,对行动党我也这样讲。

奕翰 said...

哈哈哈哈!如果你的华文只有小学的水平,我真的不会怪你!写了一大堆废话却完全没有提到“马华应该离开国阵到底会为华社或国家政治带来怎样的利好因素”。
看来你的理解能力真的和你的华文水平一样烂!!

奕翰 said...

要谈民主,不谈种族主义?
前两届大选,马华不是在大选中取得辉煌的战绩吗?并且在许多华人选区中高票中选,难道那不是人民的选择吗?难道那不是通过民族程序中选的吗?况且国阵在历届的大选中也都是通过民主程序来接受大多数人民的委托,难道那都是通过幽灵选票获胜的吗?在全国大选的时候,每个公民都要在自己的选区投票,会有那么多的幽灵选民在全国不同的选区中跑来跑去吗?(可能那些幽灵选民都是印尼人或孟加拉外劳吧?)
既然历届的选举都是在民主的制度下被人民选出来的,你还对之前的选举成绩抱怨这么多干么?或是国阵的胜利就不算民主,行动党或民联的胜利才算民主?

马华如果没有为华社争取利益,在前两届的大选中会在华人选区中大胜吗?不要忘记“行动党”在“丹戎二役”及“丹戎三役”中在槟城输得夹着尾巴逃跑,甚至连党魁林吉祥都落马,那难道不是人民的选择吗?难道当时后的华社都被马华绑架了吗?
如果行动党真的这么厉害,他早就“如日中天”了,还需要等到今时今日吗?
你可以侮辱马华,可以侮辱马华的领袖,但请不要侮辱全体华人的智慧!!

国阵在历届的大选中,都无所不用其极的在大选中大派糖果,结果大多数马来西亚的人民都相当欢喜,所以都把票投给了国阵,那你说国阵当时不是很“俯顺民意”吗?充其量也只不过不俯顺像你这样少数人的意愿罢了;那你嚷什么嚷?民主制度不是少数服从多数吗?

探讨历史,要以当时的局势给以中肯的评价,不要在时过境迁之后,抹煞了人家的功劳,然后不负责任的把所有的过错都往人家的身上推。

不要再东拉西扯了,还是回到主题吧,你说马华应该退出国阵,那就以“马华退出国阵后会对华社或国家未来的政治局势带来怎样的利好因素”提出你的宝贵见解吧!!

thepplway said...

执迷不悟!

逃避历史,逃避政治可以解决问题?

如果选举制度没有问题阿杜拉昔要接见Bersih的人,为什么Bersih大集会可以数万人,报章却写几千人???

一个掩耳盗铃的人和党提出的什么行动党惨败却不敢质疑国阵胜选是肮脏手段违反民主原则??人权组织的对话你们马华也去吧,难道你们是做戏博得华社的选票,沽名钓誉??

请不要用森林法则来污蔑民主制度,连什么叫民主还大言不惭的叫嚣??

什么叫少数服从多数,那多数人叫你死你去吗?不要偷换概念,我叫你正视问题:

1.面对历史,找出自己犯错的原因,不要想可以瞒天过海

2.切断历史,从新思考自己与党的定位,不要拉着华社,不要掩耳盗铃。。。用翁诗杰的话:掩耳盗铃懂吗?你尝试用文字来逃避自己的无知?

3.马华继续强调华社的利益搞单元种族路线,只有死路一条,不管你讲法治,讲教育,讲内安法令,讲经济或讲你马华100年的宏图大计缺乏理解全民政治只能继续的做乞丐政治的寄生。。。

还要继续举证:

谢诗坚先生说的评述请好好的看:马华在50年代(林苍佑还有一点勇气)本来可以与巫统平起平坐,但是落在陈修信的独大能够成功铁树也会开花,经过失去了华社的支持也在巫统纳入更多的政党后,马华不再是巫统商议的唯一伙伴。

现在的马华更窝囊(你说我可以羞辱你的党你的领袖--对不起,我不是羞辱只是你感觉是羞辱因为你不敢面对现实)连全民利益都不敢(政治勇气与政治责任可以检视一个政党的意识形态)却在华社课题上捞取政治利益,如陈云清,明明是你们伟大的廖仲莱对内安法令的模棱两可的态度却在最后在电视台上说马华向来的态度是不支持用内安法令对付非武装,非暴力份子,那拉惹Petra的声援大会马华为什么没有代表?

因为RPK不是华人,还是马华的宣传就是宣传根本经不过媒体与民众的检验??

可能你会说马华不相信施压可以解决问题,那为什么马华号召党员与华社声援陈云清??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89677
难道媒体又报导错误了??

问题不是别人吧,问题就在你们对俯顺民意显得小聪明,以为华社只会支持陈云清不会理会内安法令的正当性??

现在要检视马华是否俯顺民意已经简单得多了。

就看看马华在废黜内安法令的立场检视马华是否俯顺民意啊,看看马华是否可以扭曲民意?

请你们睁开双眼看看在公开的访谈节目里公众已经呼吁马华单一种族的政党应该走入历史。

学你的话,你可以用文字漠视我,打击我(如果你认为可以),请不要漠视群众的疾呼!!!

我认为连自己的定位都搞不清的党没有资格谈什么对华社利好因素,所以先搞清楚自己的定位!你怎么说?

看不下去 said...

奕翰,

你的所谓马华的胜利,是靠着新闻封锁、513恐吓、选取划分、造票来获得的。
你所谓的马华得到的支持就是这么一回事。不然你再去查一查你们上一届的票,华社给你多少百分比的票。

不要傻啦。如果有公平的竞争,搞不好你们早就是在野党了。

还有,辩论就辩论,你回答了一大堆之后才說thepplway中文差,你跟賽夫有甚麼不同?被鸡奸八次了才去报警?你只是会被笑傻仔而已。

会不会是你的理解能力差呢?

奕翰 said...

哈哈!还要讨论历史!
内安法令是60年制定的,当时的执政联盟除了巫统,马华及国大党外还有由李光耀领导的“行动党”,而当时林吉祥正是该党的领袖之一;所以在制定“内安法令”时,林吉祥也有份赞同,那为什么现在“内安法令”出问题了,过错却全部往马华的身上推?
你不是有看“东方日报”吗?去看看今天的社论:汤毅选写的“民联议员谈内安法令”,看看我有没有骗你?文中还提到林吉祥当年是内安法令的“坚定拥护者”!

林苍佑的确很有勇气,所以最后因为无法得到巫统的配合,只能默然的离开马华到槟城去创立民政党。
至于陈修信的“独大能够成功铁树也会开花"
事件,那是他通过政治方式极力捍旋后,已经知道以当时华人的政治势力是无法争取得到的;因为他生性率直,而且受英文教育,华文不灵光,所以在一次演说中用了一句不恰当的形容词,结果这句话至今仍然被许多人批评他在“出卖华人”!!
以上这两个解说,是你一直要我去求证的那位马华党校的“校长”说的,如果不相信你可以直接去问他。

至于什么“阿杜拉昔要接见Bersih的人”并不代表选举就不bersih;他接见bersih的人或许只是想知道bersih 的人到底认为“选举程序”中有哪方面不bersih罢了。
其实反对党一直在投诉的也只不过是:新闻封锁、513恐吓、选区划分、造票这几点罢了。
新闻封锁—我国进入网络时代已经这么多年了,新闻还封锁得到吗?
513恐吓现在还吓得了谁呀?
选区划分——再怎样划分选区内的选民都是“马来西亚公民“,你不是说不分种族,大家都是一家人吗?只要不是把孟加拉外劳的名字列入选民册里,那都是我国合格选民选出来的,难道不算民主吗?为什么像你这样不认同有种族主义存在的人,也会认为不公平呢?
至于“造票”,很多像你这样的人都以为很容易“造票”!其实这些都是反对党的宣传伎俩!
告诉你,在308大选中本人有幸参与选举工作,而且是一个投票站的“站长”(代表国阵),负责安排“监票员”及“计票员”轮流值班。于是,我也找了几个朋友来当“监票员”及“计票员”,他们也象你们一样,之前都以为很容易造票,可是当他们当了“监票员”及“计票员”之后,他们告诉我说“原来选举程序是那么严谨的,如果真的要我造票,我都不知该从何下手!”
你们以为选举时在投票站里看守的全都是国阵的人吗?其实除了核对名字及发选票的工作是由选举委员会的人负责之外,选举当天的整个过程都有双方的监选员一路监控,直到计票完成为止。

再告诉你一件当天发生的事,有一位老先生因为在名册上找不到名字来向我求助,于是我就协助他查询,发现原来他的名字在选民册上正确,可是册子上的身份证号码却是别人的,结果我就帮他向选举官申诉,后来被告知:如果册子上印刷的号码与真正的身份证号码只差一两个字是可以上诉的,但如果完全不一样就不获准投票。虽然这位老先生最终没有获得投票,他还是感谢了我的协助;而最后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这里要告诉各位的事,如果这样的情形让反对党的协助员遇上,而刚好他们又输了那场选举,他们就会大做文章,为这位老人家召开记者会,说选举不公平,他们的支持者被人在选民策上动了手脚,明明是一位,也会变成很多位,而且把所有的责任都往国阵的身上推,最后就会让象你们这样的人以为国阵真的那么厉害“造票”!

其实要当“监票员”及“计票员”非常容易,而且每个公民都有资格担当;如果有机会,自己亲身去体验一下,不要一直被不确实的舆论所蒙蔽。

今天没空,就写到这里,其他的有空再回!!

Anonymous said...

你的校长真有闲啊。。

路过

原来做票员那么好玩的啊

xiaolaoshu

奕翰 said...

民主的定义(抄录自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民主從其字面上來看(源於希臘文δημος demos;人民;κρατειν kratein;統治),代表著由人民統治。至於民主的統治方法、以及其「人民」的構成範圍則有許多不同的定義,但一般的原則是由多數進行統治。民主通常被人與寡頭政治和獨裁政治相比較,在這兩種制度下政治權力高度集中於少數人手上,而沒有如民主政治一般由廣大人民控制。民主一詞經常被使用於描述國家的政治,但民主的原則也適用於其他有著統治行為存在的領域。

人权的含义(抄录自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人權」通常是指普遍的人類權利,不論其管轄範圍內或其他因素,諸如種族、國籍或宗教。被多數國家認同的人權立法包含如下:

安全的權利:有關禁止犯罪行為,如:謀殺, 屠殺, 酷刑和強姦。
自由的權利:有關自由的範疇,如:宗教和信仰自由,集會,結社。
政治的權利:有關人民的自由參政權,如:抗議或入黨。
訴訟的權利:有關防止濫用法律制度,如:監禁審訊, 秘密審訊和過度懲罰。
平等的權利:有關公民的平等, 在法律之前人人平等。
福利的權利(經濟的權利):有關提供教育和免於遭受嚴重的貧窮和飢餓。
民族的權利:有關群體免受種族屠殺和其建立民族國家之權利。


自己去看看什么叫民主,什么叫人权?
“民主”与“人权”本来就是两码子事,不要把“民主”与“人权”混为一谈!单纯的民主制度里是不需要考虑人权的,而人权的产生是为了填补民主的不足。

在民主的制度下,多数人叫你死,你就得去死;如果你自己不去死,而还要在一边吵吵闹闹的话,结果你还是会被大多数人打死,因为他们都认为你该死!要在民主制度下平反你的命运,唯一的途径就是想方法说服大多数的人认同你不应该死。

不要只是懂得思考,在思考之余还要懂得佐证;要不然只是凭着自己主观的认为胡乱的作出断定,就会变成“自以为是”,变成“无知浅薄”。

至于“拉惹Petra”的事件,他被逮捕的原因是有别于陈云清及郭素沁,这一点民联也非常清楚,所以民联在处理郭素沁与拉惹Petra这两起事件上也有非常明显的差别;在郭素沁的事件上可以高调处理,通过舆论施压,因为郭素沁是被冤枉的;但是在面对拉惹Petra的事件,却只能通过人权委员会来抗议。
如果每一件事情都那么容易可以通过抗议施压来解决,那么如今行动党已经“如日中天”了,难道他们就不会发动示威抗议吗?Bersih大集会都可以召集数万人,那么再召集一次数万人的打集会,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为什么反对党处理两件事之间的差别没有被质问,相反的马华却必须背黑锅?
其实马华在“拉惹Petra”的事件上保持低调是有原因的,我之前不是提到马华留在国阵是可以通过国阵成员党之间的协议来制衡巫统吗?马华要通过此协议来制衡别人,本身也必须遵守协议,如果不是证据确凿,马华是不宜高调处理,以免被扣上给本身阵线的政党背后插刀的罪名,但是马华却可以在国阵的内部会议里表达不满,所以马华及民政在内阁会议里提处一个什么“人民法令”之类的来取代“内安法令”。

奕翰 said...

至于马华今后的定位,我已经在20/9/08 02:29的回帖中提到:
马华今后应该走的路线是:现阶段依然可以保持单元政党,但是却必须走多元政纲的路线;马华今后不应该只是为了争取华社的利益,而应该更关注全民的利益及国家的发展,对于那些打着种族主义旗帜,背地里却在为本身或朋党谋福利的政策更应该迎头痛击,揭开那些政客丑陋的面纱,让全民知道他们的诡计。

但是你在23/9/08 22:49的回帖中却提到:
“如果定位都搞不清楚。。还谈什么改革?”

看来你根本不了解“定位”的含义!其实“重新定位”的意思就是“改革”,之间的差别在于:
“重新定位”的意思是因为环境的改变,必须在理念上,策略上或位置上进行调整,但不一定是位置上的调整。
“改革”的意思是之前做得不好或不够好,所以要改变一下,使它变成好或更好。

其实“定位”与“改革”的意思都是做出改变;有些人喜欢用改革,是因为他认为之前做得不好或不够好;有些人喜欢用“重新定位”,因为他认为之前做的没有错,现在只是因为环境或时局的变迁,所以必须做出改变。

可是你却写出“如果定位都搞不清楚。。还谈什么改革?”这样莫名其妙的句子,所以我才说你连什么是“定位”的不懂!

在接下来的回帖中,你也不断的重复“定位”这个词,到底你所要表达的“定位”是什么意思?是要马华作出改变呢?还是要马华退出国阵?

如果是要马华作出改变,那我老早已经提了;而且重新定位是所有马华党员都认同的,因为现在的时局已经改变。

如果你的意思是要马华退出国阵的话,那你有必要就“马华应该退出国阵会为华社或国家政治带来怎样的利好因素”做出解释。

奕翰 said...

你所谓的马华得到的支持就是这么一回事。不然你再去查一查你们上一届的票,华社给你多少百分比的票。
-----------------------------------
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在2004年的全国大选中马华在华人选票中的得票率肯定比行动党多;因为马华在许多华人区高票胜出,而且也攻下行动党好几个安全区,在那些败选的地区,多数票的差距也明显的拉底。

thepplway said...

谈谈马华的定位

如果看完以上还看不明白就看你喜欢看的百度百科对定位的含义吧。

如果还不明白,我就手把手的教你吧。定位就是你目前的处境,你认识你现今的位置、处境(position)。我提到马华在历史中的定位,但是你找到校长却没有给你答案,反而混淆历史,这点请他先好好阅读多方史料。

另外我强调马华的“不思长进,玩弄概念能够看到你自己党的定位吗。再说一遍是你的党在马来西亚政坛的定位,不要又拐弯逃跑回到华社。”这里已经告诉你了,你的位置不要摆错了!

还不明白?那简单的说:一个人还不会行走,他是靠爬的。爬与行走不是有一段过程吗?如果一个人明明就连爬的技术也不会怎么可能会行走呢?当马华还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会行走如何谈行走的技术如何不好呢?

再简单一点,马华都不认识自己是谁,谈什么改革呢?如果还搞不懂,谦虚一点,让我知道你了解的程度,以后我会很小心的用词遣字,避免使用哲学名词?

先搞好你现在的处境你本身的地位然后才谈如何改革吧。你要反对内安法令还是接受内安法令的动作里就可以窥探出马华对问题的整体认识。

有些朋友说得好马华其实就欠向马来西亚人民一个道歉,且不说制定法令的过程,因为以你们党的意识形态对历史的认识是选择性的“利好”认识。但是数十年已经多少人被内安法令糟践还有无辜的家人,他们的团队,为什么只欠一个给陈云清的支持而且还不是道歉?

如果还不明白,不要紧,马华为什么不反对,因为马华在国阵的地位(还是不用定位吧,怕你又长篇大论的离题了)1.没有影响力了2.马华鲜少争取3.马华根本不知道执政党的责任是什么4.马华表里不一,在国会和内阁外一副民族救星的样子,关上门后根本就是椰子和瓶子的代言人!5.马华其实就是打压人民谋夺人民幸福快乐的一份子,所以要他们为人民代言简直是神经病!

好了,暂时搁笔!

奕翰 said...

有空先回!

百度百科对于“定位”的注释:“确定”某一事物在一定环境中的“位置”。英文翻译成“fixed position”而不是“position”,“position”的意思是“位置”。

所谓“历史”,是已经发生过的事项,其位置早已固定,不能改变,不可重来;对于“历史”,我们只能够去“探讨”,去“研究”,甚至可以对历史做出“评价”,却没有什么为历史“定位”之说。
历史可以给我们当着“借镜”,把好的,对的加以运用,发挥;把错的当着警惕,确保不会重犯;却没有人会回到历史中去找“定位”,这样做等同“走入历史”,永远沉溺在历史的长河中!!

一个人如果连爬都不会,却还要教人家怎么走路,的确是大言不惭,而且让人见笑!!还是自己先学会怎么爬再说吧!!不要再班门弄斧了!

什么马华“不思长进,玩弄概念”,“马华都不认识自己是谁”,却不知是从哪一方面的历史资料中看到的?不要只是听一些对马华不了解或有偏见的人发表的一些主观的看法,就自己妄下定论!要对历史作出评价是必须先真正的去参考各方面的资料后,才中肯的发表评论。

马华在2005年党选过后,曾经发动过一次整理马华史料的运动,当时马华许多高层的领袖都主动的去访问历届的马华总会长及马青团长,从他们的口中了解在他们的年代政治上所面对的困境及当时他们用什么策略去处理,及一些被华社误解的课题,让他们做出解释及说出真相。这份史料应该在马华总部可以获得。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马华对历史是绝对负责的,并且无时无刻在历史中吸取经验,以便更有效的为华社为国家做出贡献。

至于“内安法令”,马华在“茅草行动”中也曾经是“内安法令”的受害者,马华从来不曾赞成过“内安法令”被滥用,之所以没有积极争取废除,只因时机未到。不过相信什么是“时机”,像你这样的“蛮牛”也不会了解的!!

马华在国阵如果没有影响力的话,陈云清及郭素沁就不会被释放;尤其是陈云清事件,行动党根本就没有积极的发动抗衡行动,只是一些领袖在报章上非常表面的表达不满罢了,他们不敢发动大型的反对行动,因为他们害怕政府会借机会把他们一起逮捕;在这件事情上,正好可以看到马华在国阵中发挥了抗衡的作用,通过国阵机制表达了人民的不满,最终让无辜者获得释放。

不要一厢情愿的自我陶醉在自己设想的理想主义中,政治是现实的,我国因为种族比例的强烈分别,所以我国的民主制度长久以来都与种族主义挂钩,这是不争的事实;不要以为民联执政之后就不会有种族主义,这是最最无知的想法!我之前提出的许多论据不说,再看看之前律师公会在“非回教徒脱离回教法案”的课题上所召开的特大,是谁带领一班人到会场捣局?答案是“公正党”的议员,这位人兄被纪律处分了吗?“行动党”为什么没有出声了呢?为什么“行动党”不因为这件事退出民联呢?还有“回教党”一直在提建立回教国的事实绝对不可掉以轻心;现在行动党在民联相当有利用价值,所以还有发言权;如果有一天,公正党的马来议员及回教党的议员已经赢取超过一半国席的话,而他们坚持要把马来西亚改变成回教国,实施回教法,到时候再看看行动党拿什么去抗衡?它固然可以英雄式的宣布退出民联,可是有用吗?人家还不是一样有足够的多数席位来达成目的!到时候你在权力的核心外闹呀闹的又有什么用?人家也只当你是疯狗!!

thepplway said...

先回你一小段:
百度百科对于“定位”的注释:“确定”某一事物在一定环境中的“位置”。英文翻译成“fixed position”而不是“position”,“position”的意思是“位置”。

所谓“历史”,是已经发生过的事项,其位置早已固定,不能改变,不可重来;对于“历史”,我们只能够去“探讨”,去“研究”,甚至可以对历史做出“评价”,却没有什么为历史“定位”之说。
历史可以给我们当着“借镜”,把好的,对的加以运用,发挥;把错的当着警惕,确保不会重犯;却没有人会回到历史中去找“定位”,这样做等同“走入历史”,永远沉溺在历史的长河中!!

对失落的历史不完整的历史,的确应该让马华甚至华人找回历史的定位。

客气话你听不明白。马华与国阵以为打压收编就可以永远篡改历史?还有你的结尾:种族政治是一个现实。。。。

这完全是国阵分而治之种族主义政治搞出来的历史与延续着的遗憾。。。这也可以把国阵送入历史的契机!

奕翰 said...

所谓“失落的历史不完整的历史",只有像你这种拒绝探讨,拒绝接受真相,只会一厢情愿的躲在自我封闭的角落里闭门造车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想法!你要记住,只是你自己把历史失落,只有你自己对历史了解得不够完整!!

什么“马华与国阵以为打压收编就可以永远篡改历史”?事实是国阵在巫统一党独大的情况下利用种族主义不断地对其他族群进行大压(这是历史事实,何来篡改?),马华在国阵中向来都在与巫统的民族主义政策展开角力战(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不容篡改)。因此,对于政治,我们是应该去了解事实,接受事实,然后再从历史的经验中寻找方法逐步突破,而不是像你这样把真实地说成篡改,再把自己想象的当成真实!这样做叫“找回历史的定位”吗?你这才叫“篡改历史”!

“这完全是国阵分而治之种族主义政治搞出来的历史与延续着的遗憾”
这句话就说对了,这些都是“国阵”搞出来的“历史”,是真实的历史,而不是经过篡改的,这些历史都是在巫统一党独大的情形下搞出来的。懂吗?

thepplway said...

给天真可爱的你。

以你高明,历史眼光,政治醒觉“只”眼:

马华好事做尽,巫统坏事干尽?

所谓“失落的历史不完整的历史",只有像你这种拒绝探讨,拒绝接受真相,只会一厢情愿的躲在自我封闭的角落里闭门造车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想法!你要记住,只是你自己把历史失落,只有你自己对历史了解得不够完整!!
·······
哦,是谁拒绝探讨啊,是谁对有法不遵的政治现实低头呢?

纵观你的论点如果代表马华的立场:

你们马华是只会捡便宜的政党!

对我质问你无法回答就开始扣闭门造车的帽子,看来你还有更多的标签在你的文字背后哦。

无论如何,很感谢你的坦白,因为你的语言表达了你的心态和你的历史观。

敬人者人恒敬之,如果你试图用标签来逃避问题只显得你对历史的认知是没有信心的是经不起考验的。

记得解读一下翁诗杰的回涡政客及乱臣贼子,看来他和你的差别也真不大!

奕翰 said...

哈哈哈哈!以你的看法是认为:马华坏事做尽,行动党好事干尽吧?
马华在权力核心里斗争了50年,行动党却在权力的核心外空喊了50年!实事求是地争取被说成“坏事做尽”,而50年来只会空喊缺什么都做不成的反而“功劳领尽”?捡便宜者不只是谁??

是谁“有法不遵的政治现实低头”啦?无凭无据,没有论点,没有论据,只会一味凭空自捏造就是你一贯的作风!!!

对于你提出的论点,我都清清楚楚地给与反驳,并且提出立论及证据,不像你一直只会抱怨,但是最终却对自己的观点拿不出证据,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之前一味的只会“定位定位”,定位被破解了,现在开始“历史历史”的,却无法从历史中提出“马华出卖华人的例证”,更加无法提出“行动党如何为华社做出贡献”的论据,这样也叫“懂历史"呀??跟咖啡店里的“安第”在谈论政治有什么分别???

thepplway said...

你应该得了臆想症吧?我什么时候说行动党了。
我一再提醒你要针对自己党的定位和格局不要逃避政治,你自得其乐的破解啥?

马华在国阵与联盟内部根本就是种族主义的帮凶演黑白脸。

看不明白看看《当今大马》最后一根稻草。。。

不要天天喊帮助华社却搞不清楚你党的在国家政治的定位!

看翁诗杰骂蔡锐明就可以看出你们党的文化了。

没有position如何fixed position?神经病?

奕翰 said...

哈哈!不提行动党更好,那华社独立50年来,华社的权益是谁在捍卫?不是马华,也不是行动党,难道是你不成??

“马华在国阵与联盟内部根本就是种族主义的帮凶演黑白脸。”??
迟些时日“行动党也成为民联内种族主义的帮凶演黑白脸”,按你的意思是“所有的华基政党”岂不是都要退出政治或由你来领导??

如果整个华社花了50年的时间,在集思广益之下都无法想到一个可以在短时间内突破的方法,你认为就凭你一直在喊“定位,历史”的就能解决问题吗?井底之蛙!大言不惭!

之前说“历史定位”,被人轰得一鼻子灰后,现在改成“政治定位”!!“历史定位”也好,“政治定位”也好,可是却从开头到现在连“屁”都没有放一个,更甭谈有什么好的方案!!像你这样的“痴人说梦”就真正的没有“position",还要大言不惭的教人家“fixed position",我看还是等你自己找到“position"了之后再说吧!!

至于翁诗杰,这里也告诉你一个事实,在308大选时,就曾经有华裔选民这样对他说:“今天我来投票,并不是我要投给国阵,我只是投你翁诗杰罢了。"结果他在这次的大选中是靠“华人票”胜出的。
如果翁诗杰的理念不正确,华人会支持他吗?用脑去想一想,不要一直在转牛角尖!!

thepplway said...

给弈,

你真会颠倒是非啊,看来什么是黑什么是白你也无法分出来了。

如果你有道理就不要告诉我你的x是香的!

翁诗杰靠华人票吗,哈哈你不如问黄燕燕靠谁的票?

你的意思是翁诗杰有华人票就足够了吗?看来你很行啊。

人家是透过现象看本质,你呢是透过现象看现象,可悲!

提醒你一下,如果你理屈词穷无法用理据说明问题,害怕我问你问题就不要回答我,不然你的只会把自己弄得越来越难堪!

因为你已经不知所云,甚至语无论次了,可悲!

奕翰 said...

哈哈﹗
不要一味的顾左右而言他,你的什么“历史定位”或“政治定位”的伟论怎么连“屁”都没放一个??
不懂不要装懂,这样只会更另人见笑!!

翁诗杰不是靠华人票赢的,难道是靠你的票赢的??
安邦是一个综合选区,这一次刚好碰上马来人对国阵的不满,许多马来人都把票投给反对党,当地的巫统领袖又因竞选基金被翁诗杰控制而不满,那你说翁诗杰如果不是得到华人的鼎立支持,他会胜利吗??

thepplway said...

nnnd ,你没有素口吗?

没有胆色提出见解就不要献丑了,令人反胃!

说你小孩还是幼稚园!

奕翰 said...

哈哈哈哈!
我老早已经提出我的见解:
马华今后应该走的路线是:现阶段依然可以保持单元政党,但是却必须走多元政纲的路线;马华今后不应该只是为了争取华社的利益,而应该更关注全民的利益及国家的发展,对于那些打着种族主义旗帜,背地里却在为本身或朋党谋福利的政策更应该迎头痛击,揭开那些政客丑陋的面纱,让全民知道他们的诡计。
20/9/08 02:29

你不是说马华没有“历史定位”或“政治定位”吗?那怎样才叫又“历史定位”或“政治定位”??你由始至终都没提出你的“见解“,所以还是“不要献丑了,令人反胃!”哈哈哈哈!!!!

的确像“幼稚园里的小孩”!!!!!可怜兼可悲!!!!!!!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