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这个平台,分享我对马来西亚的终身学习发展、宪制与司法及赋予马华新生命力的看法。
欢迎大家提供意见,彼此交流。

2008-09-02

丑陋的巫统竞选伎俩

巫统在峇东埔补选的其中一张文宣

峇东埔补选对国阵确实是一个极大震撼。对我而言,不是因为公正党获胜而让马华同志感到惊讶,也非因为安华的多数票增加而感到无所适从。让我深感疑虑震撼的有两件事:
(一)在峇东埔补选期间,马华在打击安华方面的宣传策略,还是围绕在他十年以前掌权时,尤其是他担任财政部长及教育部长时代对华教及华社作出的不利偏颇政策,以突显安华为了迎合选民而说出不同的话,是典型的双面人。但是这一次的补选,选民对这样的老调显然已经反感。同时,协助国阵助选的党同志告诉我,安华无论是在马来选区或是华人社群,都说一样的话。他向马来群众说明优秀的华人也应该如马来人一样可以到玛拉就读。因此,选民也亲耳听到安华一致的言辞。

有位马华同志告诉我说,听了安华的一番跨族群的演讲后,也很难叫华裔选民不把票投给他。相对的,马华的宣传策略并没有因为308冲击而改变,在竞选期间还是以餐会歌舞等娱乐节目来吸引群众。 选举就是要听政党领袖及候选人阐述政纲及愿景,而歌唱娱乐节目随时都可以打开电视观看。也难怪马华会沿用同样的竞选模式,因为区会的领导层、地方领袖,还是同样一批人。

(二)在面对巫统使用极端、以粗糙的种族性诉求,马华并没有及时反击,也许是担心影响选情,或以为这只是说给马来选民听而可以在华人群众中筑起一道围墙,以为言论可以隔离。这些丑陋的玩弄族群情绪的政治双面伎俩,已很明显的被选民唾弃。
马华应该站稳本身的立场,在要求自己不强调种族民粹主义时,也必须立即反击巫统使用丑陋的种族煽情诉求。不管是面对选举期间所使用的政治语言,还是在首相及副首相面前,也必须保持立场一贯性。一贯性的站稳立场,是华社对马华的基本要求。

4 comments:

赤雨 @ 刘美霞 said...

抱歉请问,为什么补选之前没有沟通拟定策略,是以为安华不会进行补选所以没做事前准备(但是人家一早就暗示国阵啦,总是鸵鸟心态听不到看不见),或是马华的人真的太忙于党选吃饭布局?

看看各界纷纷声讨巫统升旗山区主席阿末依斯迈,槟州马青分团却显得异常低调,以目前正逢党选期为由,仍未讨论是否加入杯葛巫统的行列(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88953)。(这次补选,巫统不但不慎言,还开罪其他国阵友党,到底这算是盟友或损友?难道非要输到贴地才知死?)

其实在依约Ijok补选期间,人民已经开始厌倦饼干糖果,文娱餐宴,难道马华没有感受到?

拜托,21世纪的现在,请不要低估人民的智慧!

ArifShah said...

如果是我搞,我可不要这些宣传品。。。
http://datukarifshah.blogspot.com

鎗人 said...

巫統會否步上恐龍的後塵嗎?

巫統政客口出狂言,傷害華社尊嚴的事已是屢見不鮮,相信阿末依斯邁作夢也想不到,他在峇東埔補選前講過的“華人寄居論”,會使他成為華社的過街老鼠吧!

因為他又不是第一次講這樣的話,也不是第一個講這類話的巫統領袖,而且也肯定不明白為何馬華和民政此次會有如斯尖銳的反應及不再放過他。

我的同事僅是以區區三段文報導阿末的“華人寄居論”新聞,相信她也料不到此則新聞在鬧了10餘天後尚還沒完沒了,而且還越鬧越大的驚動了正副首相,並使到納吉還親自為上述言論,代表巫統向華社道歉。

其實唯我獨尊,權力集中及為所欲為的巫統真的很像一隻經在世界上消失的恐龍,如果它的神經中樞仍繼續麻木,無法對目前新的政治環境和外來挑戰產生正確反應,那就讓巫統步向恐龍的後塵吧。

相信“華人寄居論”的事件,對馬華和民政可能是一個契機,所以才會緊咬阿末傷人的言論不放,並誓為華人討回公道。他們如此強硬的作風,非常罕見,相信上述兩黨都在作最後的垂死掙扎吧!

如果巫統在面對大選和峇東埔華人選民的表態還不能醒悟的話,那馬華和民政是時候深思未來的黨方向和該走的道路了。

奕翰 said...

其实在峇东埔补选中无论马华用怎么样的手法竞选都不会获得华人的选票,因为在308大选过后,华社都有同一个心愿,就是希望赶快变天,原因不是华社要唾弃马华民政而反过来支持民联,也不是因为他们认为民联会做得比国阵更好;而是因为大家认为这个国家已经被单一阵线执政了50多年,我们已经受够了单一阵线执政时专横霸道的对待;目前是落实两线制的最佳良机,为了打破马来西亚一直以来胶着的政局,华社肯定会力促此先例达成!

在308大选时,本人也参与了竞选活动;的确认为国阵的竞选方式与民联相比,的确是相形见绌!民联每晚的政治开讲都有各路的领袖轮流到来演说,他们的候选人是通过赶场的方式相互站台,每个获选人每天晚上都可以到多个选区发表演说,就这样每个选区每天晚上的讲说会都精彩绝伦,座无虚席。
反观国阵的获选人都是各自为政,自己顾自己,所以国阵的演说会通常都只见该区的候选人自己独挑大梁,表演独角戏;身边却带了一群跟班在大派雨伞,打火机,扇子,原子笔或徽章等收买人心的赠品;结果公众蜂拥而至,抢完了赠品之后就作鸟兽散!可怜我们的候选人到底说了些什么却没有人理会!
更可笑的是眼见舆论一面倒,国阵已经处于非常不利的状况,却不知从哪里得来的调查报告,还说国阵的胜算比对方高!结果成绩揭晓后,才知道大江东区,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另外一点要提及的是,在民联的演说会上,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位领袖演说完毕之后,而下一位领袖还没赶到之前,他们的许多年轻干部都可以在这段冷场时刻上台演讲,使场面保温。
回看马华这些年来不是也成立了“政说馆”,也举办了“全民辩翻天”这类训练口才的活动吗?按理说应该人才济济才对,可是到了应该派上用场的时候,这些训练出来的精英都跑到哪里去了?是因为没有人去整合分配?还是我们的候选人都认为他们自己来会比较好?